夜路 > 其他类型 > 你的脑波很香 > 3【拟态】
    这团未免生物开始拟态后,便能够记忆住形状,即使中途回復成那泥团般的原型,要再次拟态时可以立刻变形,不需要重头构筑。像是将新的资料写进记忆体中覆盖旧资料,不断在更新。
    当发声器官模拟完成并可以稳定运作后,它开始构筑听力。基于它原本就已能够接收到声波从中提取讯息,这里只需要逆转及调整接收后声波后的处理,相对进展快速。当它已经可以完全听到声音时,林特别告诉它不要再直接读取他人的脑内思维了,又花了一些时间教育隐私的重要性。这个生物显然不是社会性动物,还不太能完全理解,但它并不想让林不高兴。
    「我不主动读林的脑波,但是,林主动散发的,我不能、拒绝接收。」已经可以用语言沟通的未知生物,表达自己的委屈。「那种是,情绪。不是想法。」
    「像是开心、难过、生气这些吗?」的确,人类并没有遮蔽自己的脑波散逸的能力。
    「对的。像,林现在,没有生气。」
    林觉得这团未知生物其实有点可爱的,如果它的形状也能可爱一点就好了。
    「?」未知生物不太明白林现在的情绪,它还是偷偷地打开通道读了一下林的脑内思想——它学坏了,知道装傻就不会被发现,但它并不太懂可爱的意思。「林,想触碰,眼睛,可以吗?放心,我有外膜,林不会坏掉。」
    它现在已经开始构筑眼睛,想知道林眼睛的形状。
    「我们的眼球比较脆弱,直接碰不太好,可以闭着让你摸一下。」林主动抓住它战战兢兢伸出来、有点像触鬚,还拟态得不太好看的「手」,放在自己的眼皮上。那生物姑且称之为手的部位,非常轻柔地探索着林的眼瞼与周遭的脸部。
    滑溜溜的,有点冰凉。如果在夏天可能会蛮舒服的吧。
    这是生物出现在林面前的第三週。
    目前周遭和她的身体还没出现任何异状,但还需要继续观察。
    又过了一个多星期,这个生物完成了眼睛的拟态构筑。它正在学习使用地球上大部份动物的感知方式,虽然接受光波对它而言不难,但藉由光线成像以及定义每个光波的顏色,对于这个没有具体大脑的生物来说,还是花了一点时间。人类靠大脑的每一区各司其职地控管神经传来的资料,并下达指令让身体做出反应,这个生物却可以在理解原理后,利用自身可替代的方式来收穫同样的效果。
    五感构筑完成,代表它已经掌握了人体运行的模式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??构造不明的高智慧生命体,简直是外掛般的存在啊,林不禁感叹。
    「林,我也想要有名字。」已经能「看」到东西的生物,在外表的拟态上更趋完美。就是顏色和质感上与人类肌肤差太多,让它看起来像用电脑绘图出来的3d建模人型,黑灰黑灰的,还泛着反光。
    「你已经会那么多词汇了,自己取啦!我超不会取名的,看看肥丁??。」自从有眼睛后,这个生物的就学管道更多元了,光是网路上的庞大内容就让它看得津津有味。林必须预做一些措施以免它学到什么歪的东西,她觉得自己活像个小孩进入难搞青春期的焦虑妈妈。她先让它学语言,至少目前主要流通的语言先学会,才能看得懂图像以外的内容。之后再让它看一些知识性读物和科普类频道。
    才二个多月的时间,这个生物的常识就从小婴儿成长到接近成年人类的状态。
    林一开始只是想让沟通更顺利一点,没想过这东西的成长速度远远超乎想像,她其实有点担心,会不会像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,最终养出了一隻怪物,造成无法预料的严重后果。好像满多电影动漫都是这样展开??。
    「想要林取的名字。」它有点不开心,「肥丁,没有觉得名字不好。」
    既然能透过感知生物的脑波进而窥探对方的想法,当然也适用于猫。其实打从最初甦醒时,它就先从肥丁下手了。根据它的解释,小动物的情绪很单纯,很好理解;只要不对牠们释放敌意,让牠们不要感到压力,就容易被接纳。难怪肥丁一开始就这么亲近它。
    「但是我都这么诚心侍奉肥丁,牠居然连让吸几口都不情不愿??!」
    「肥丁对你单纯是,地位排序,你就是??僕人?」它只是直白地阐述自己读取到的状况,不知道这会对林造成的爆击。林,三年资歷铲屎官,心累。唯一能进行的报復就是再次扣留肥丁今日晚餐的罐罐。
    「我看你去做动物灵媒,帮忙赚点外快好了。」
    「林,名字??!」一直被带开话题,泥糰子委屈。
    「你想被叫泥团?小黑?史莱姆?还是柏油?我的取名水准就这样了,选一个你喜欢嘿。」
    「林??你是在敷衍。」明明没有眼泪,这怪异生物看起来却像是要哭了,有点可怜。
    林叹了口气:「那叫你彩吧,小彩、阿彩、彩彩,如何?」虽然这是来自某部邪典电影的灵感,但总归是比起泥团那些好多了,而它看起来也似乎很满意,散发出的欢快电波彷彿都能变成粉红色的。
    「对了,你算是??什么性别啊?」林提出长久来的疑问,虽然这问题好像有点笨。
    「性别?是指男生还是女生吗?林是女生,彩??好像没有性别。」它这种生命体与地球上的生物在本质上就截然不同,把它理解成变异的星体可能都还更接近一点。
    「那你们怎么繁殖的?就是產生新的个体。」
    「不繁殖,因为没有必要性。我的个体发展到一个程度,体内累积太多物质会释放后缩塌。之后进入衰弱期,但是重新发展后会再恢復。这个循环,很漫长。」彩想到了什么,用平板点开了一个页面,「有点类似这个,灯塔水母。不过这个生物,有点脆弱。」
    「所以你??算是不死身?你到底几岁了啊?之前都住哪里?难道真的是外神?」林忍不住好奇地问。
    「几岁,不知道,很久很久了,要计算一下才知道。之前就是在你们说的宇宙中飘流。这里,比较有趣。外神,是什么?」
    「啊啊??我到底遇到了什么?你可要好好待在家里不要乱跑。我怕你被发现会抓去研究??关起来解剖什么的。电影都这样演的。」回头一想,这个生物既然不需要靠氧气生存,那存活时间确实能比地球上依赖氧气的动物长久得多。
    「好,我不会出去的。繁殖??林、林是女生,那林会繁殖、生小宝宝吗?」
    林还沉浸在自己正身处第三类接触的衝击中,话题又被绕了回去。这题林倒是没什么犹豫,可以立即回覆:「我不喜欢男人,应该也不会和男人结婚吧,所以当然没想过要生小孩。」
    「林不喜欢男生?林喜欢女生吗?林是同性恋吗?」睽违已久的好奇宝宝三连问再度登场,彩兴许是看了不少健康教育之类的教材,连同性恋都知道了。
    「是啊,我的恋爱对象是女孩子喔,只是发生了一些事,最近暂时谈恋爱提不起劲。可以不要聊这个话题吗?我不太想讲。」她不是失恋后立刻投入新恋情来疗伤的类型,和渣前任的纠葛暂时让她对恋爱失去信心,可能要再过好一段日子才会想发展新的恋情。
    「彩??我可以拟态成女生的!跟真正的女生,不会差太多的!」
    「那你可要拟态得可爱一点喔,哈哈!」林没想太多,用玩笑话回应,却忽略了对方听不出来,实在是它现在太像人了。而且也已经知道可爱的意思。
    【后来的日常小剧场(一)】
    几年后,某天彩突然没头没尾地蹦出一句:「我终于推算完了,自己大概三亿多岁。」
    对外星生命体的任何事已经完全不会感到惊讶的林:「喔,所以?」
    彩语带害羞与期待:「我也想过生日??。」
    林:「??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