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路 > 其他类型 > 殿下,陛下喊您回家 > 殿下,陛下喊您回家_35
    风未止息,自北方吹来。
    楚宫中的侍卫跑到楚政面前跪下,声音发颤:“陛下,长安君逃了!”
    ☆、第二十四章 劝君莫作有情人 (2398字)
    饮马度秋水,水寒风似刀,赵国的军队从靖和出发,前往齐国。
    魏慈明站在昭乐对面,立了半晌方才开口:“此等大事,何以不同为师商量?将国事寄于巫卜之术,殿下好决策呀!”
    昭乐低着头不看魏慈明,师傅手中的佛珠在他眼前循环反复,一颗接一颗的落下升起。
    魏慈明长长的呼了口气:“你师兄卜出的结果是什么?”
    昭乐这才开了口:“师兄说,因我有障,是以他什么也算不出。”
    “障?很好,九畴的本领又精进了。”魏慈明笑笑,拍着巴掌绕过桌子走到昭乐身边,双手摁到昭乐肩上:“殿下可知道你的障是什么?”
    昭乐点点头:“知道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魏慈明点点头,仍站在昭乐身后,伸胳膊将手里的佛珠放到桌上。他握住昭乐的手一颗一颗数着桌上的佛珠:“殿下,如今我国之事便如这串佛珠上的珠子,需用一根线穿起方可,而殿下便是这根线。然而殿下之障若不除,便是此刻穿起这些珠子,怕也是经不住时日便要断的。”
    昭乐摸着那串佛珠,仿佛心中也平静了许多:“师傅说的是。”
    “现今赵军已经开拔,虽是朝着齐国来的,殿下也无需忧心。以他此刻的处境,必定不会破坏与我国的联盟,赵灵宫此刻想要的并不是齐国。”魏慈明提到这个名字时,胸口的伤又疼了起来,他咳了一阵后继续说道:“他想要的是鲁国,这些年赵楚连年开战,无非是为了更多的土地。他如今几攻楚国而不下,便将目光转向了洋河西岸诸国,鲁国刚吃了场败战,正是他攻打的最佳时机。”
    昭乐叹了口气:“师傅所言,昭乐心中全部明白。”
    “既然殿下已想明白,又有何畏惧?”魏慈明偏过头,逼视着昭乐的双眼:“殿下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!”
    昭乐倒吸一口气,无力地垂下头。他抬手捂住自己的额头,低声道:“师傅,您容我再想想。”
    魏慈明往前倾了倾身,整个胸膛都靠在了昭乐背上。他伸出右手拿起桌上的佛珠,左手则出其不意地掐住了昭乐的后颈:“殿下,此刻赵楚两国便如为师的双手,一手拿着佛珠,一手掐着殿下的脖子。该如何抉择全看您了!请殿下速做决断,齐国百姓的生死,全在您的一念之间!”
    一念之间。
    昭乐闭上眼睛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魏慈明最后的话,如今的情况他实难抉择。
    魏慈明出了齐宫,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宫门口的老人,忙上前行礼:“管相。”
    如今的管相已不似当年他初见之时那般意气风发,须发皆已花白的老人,伛偻的背影笼罩着落寞。十几年前的魏慈明,骄傲跋扈,对于管相毫不敬重;但当魏慈明看到这个已被天下压弯了背脊的老人时,总是抑制不住内心的震动。
    若说天文六年的管相是正在燃烧的火烛,那么天正七年的管相便是已濒临油尽灯枯的命运,却仍要为主人散发最后一丝光芒和热量的火烛。
    年迈的管相见到魏慈明出来,步伐蹒跚地迎上去,紧紧握住魏慈明的手,眼中闪烁着希望的光芒。
    魏慈明反握住他的手,压低声音:“管相,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,您随我来。”
    才一进到魏慈明家中,管云便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结果如何?”
    魏慈明往火盆里扔了两块碳后,请管云坐到椅上,一面煮茶,一面说道:“慈明该说的都已说了,殿下如何决断,那是谁也说不准的事。”
    管云将头抵在拐杖的之上,无奈道:“我也进宫同华夫人讲明了厉害,只是不知她能不能在殿下面前说上话。”他又叹了口气,眼中浸上了泪水:“若殿下选了楚国,齐国只怕是挡不住赵军的铁蹄呀!”
    “管相喝口茶暖暖身子吧。”魏慈明不知该如何劝慰将一生都奉献给了国家的管相,只好寄希望于齐宫之中的昭乐太子,只望他的徒儿能谨记自己多年来的教导,肯饮尽一腔心酸,也不负齐国百姓。
    管云接过杯子,轻轻抿了一口:“魏大人,日后我若不在了,还请您看在和殿下多年师徒的份儿上,多帮衬帮衬殿下。”
    魏慈明一惊:“管相何出此言?”
    管云笑道:“贺郡赠药之情,只怕大人不肯轻负。”
    魏慈明没有回答他的话,只双手捧着杯子饮尽了杯中的热茶,也不肯给管云一个明确的答复。
    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他直到深夜,他跪在菩萨前,一遍遍审视自己的内心。
    他想起了清溪的花草,想起了清溪幽居之时的自己,倘若他一直留在清溪,该有多好?那么他的生命里,不会有昭乐太子,不会有齐国,也不会有赵灵宫……
    天上斜河,疏星淡月,偶有断云微度。
    昭乐跪在渌水宫前,目光坚定地望着紧闭的宫门。
    身旁的宫人急的团团转,拉着渌水宫里出来的侍女低声道:“姐姐,求您在夫人面前说句话,让殿下进去吧!打晌午就跪了,此刻夜深露中,只怕再这么跪下去……”宫人掩了口,不敢讲不吉利的话。
    那侍女微蹙着眉,低声答道:“你当夫人在宫里好受么?殿下在外面跪着,夫人在屋里跪着,都是一样的。”
    伺候昭乐的宫人听了侍女的话,扑到昭乐身旁跪下,哭道:“殿下,您就顺着夫人的意思吧!这……您这跪坏了身子,齐国千千万万的百姓可仰仗谁去呀!”
    昭乐扭过头看着身边的宫人,一脸平静地问道:“我若不在了,难道齐国就没了仰仗么?”
    宫人用力地磕了几个头:“您若不在了,齐国哪抵得住那些虎视眈眈的诸王呀!”
    “罢。”昭乐抬手拍了拍宫人的头,对着渌水宫朗声道:“母亲,昭乐想通了!”
    话音落尽,渌水宫门也打开了,一身素服的华夫人奔了出来死死抱住昭乐,哭道:“你莫怪今日母亲逼你做无情不孝之人,母亲也有自己的难处呀!”
    昭乐任由华夫人抱着,将头抵在母亲肩窝,哽咽道:“母亲所作所为皆为齐国百姓,昭乐心中明白。况且作此决定,母亲想必是比我更加难过……”
    冷月无情,将寒冷的月光铺洒而下,落在渌水宫前的这对相拥而泣的母子身上。
    ☆、第二十五章 你既无情我便休 (2251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