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路 > 其他类型 > 殿下,陛下喊您回家 > 殿下,陛下喊您回家_36
    天正七年二月的赵宫里已撤去了火盆,王适之躺在床上搂着赵灵宫的脖子,笑道:“大王此番攻鲁,大胜归来时可否赐适之一部书?”
    赵灵宫揽过他,偏头盯着王适之的眼睛问道:“你所说的可是鲁王时代家传的那部经书?”他顿了一下,轻轻抚过王适之的腰背:“那书我已应了姜昭乐了,此番他肯助我夺鲁,不单要钱粮,还要那本书。”
    王适之一愣,靠在赵灵宫胸口低声道:“罢了,我师弟既然想要,那谁也拦不住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赵灵宫搂着王适之的手臂一紧,随即恢复如常:“你不必着急,待我日后攻占齐国之时,便将那书拿来给你。”
    王适之笑笑,趴在他胸口并不多言。
    赵灵宫隔着里衣摸着王适之的背:“你比你师弟如何?”
    “我自然比不得师弟。”王适之笑如平常,他现在已经学会了挑赵灵宫爱听的说,不再去与谁争锋。
    赵灵宫顺着王适之的背,将手伸入裤子里揉捏着他的身体,手指在两股之间的缝隙来回游走:“你除了这处不如他紧致,旁的并不比他差。”他低头亲了亲王适之的额头:“你们清溪门人都练过长生不老术么?这么多年你的脸怎么还像我刚见到你那会儿似的?”说着手指捅入那个本该紧致的穴口:“只有这里有些松了,不似当年。”
    王适之强笑道:“大王说笑了,天下哪有什么长生不老术?”
    赵灵宫的手指在仍停留那里,来回搅动了几下:“那你告诉我,这里松了怎么办?”王适之抿紧了嘴唇,红着脸缩了缩下身。赵灵宫感觉到变化后,笑着翻过身体将王适之压在身下,轻轻咬了咬王适之的唇:“真乖。”
    念去去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,王适之站在城楼上,目光始终锁定着那一抹鲜红。他并不知道这春风一度过后,赵灵宫便要亲自前去靖和带兵出征。他扯扯嘴角却笑不出来,大王以为他已累得睡过去后才走的,这算是温柔还是抛弃?王适之分不出来,他只知道,这次的战役,途径齐都。
    赵国王师自靖和前往齐国嘉陵这个消息传到楚政耳中时,惊得楚政当即从留守都城的一万五千军中拨出一万大军开拔,分别前往与齐交界的陆口和与赵频繁开战的歧岭,以期保护昭乐、保护齐国。
    倘若此刻赵灵宫能够率人攻入楚国,想要以多胜少,一举拿下并不算是什么难事。
    赵军经嘉陵入齐都之日,正是绿芽初绽,满目浅色桃花含苞待放。
    昭乐亲自率人站在城楼上迎接赵国王师,魏慈明站在他身边,手中的佛珠已绕到腕子上:“赵国王师治军甚严。”
    昭乐抬眼望去,见为首的是一队重甲骑兵,泛着青光盔甲已武装到了马蹄之上;之后徒步的士兵手中,上百面赵军旌旗随风飘荡;步兵后的马上是几个看起来极威武的将士,那几个将士中披着鲜红披风的便是赵灵宫;后面的队伍虽长,有人有马,还有粮车等装运补给的马车或人力车,却一直整齐划一地朝着齐都前进。
    忽然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赵灵宫的场景。
    霎时间,日子停止倒退,退回到了很多年前的赵宫初见的那一日,退回到了他喊赵灵宫少君殿下的那一日,退回到了赵灵宫扬手打了师傅一个耳光那一日。
    时光已轰轰烈烈地走过,他伸出手,感觉时间从手指间无声地掠过,却始终留下这些令人不快的回忆。他侧头去看身边的魏慈明,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,目光清澈悠远,似在看着赵军,又似眼中什么都没有。
    伍齐射、王彩御、李寄书三个人站在昭乐身后,踮着脚眺望赵国的军队,俱是将行军之阵偷偷记在心里。唯有侍立在昭乐身后的文知礼,轻轻摇摇头,似是对赵军的布局有何不满一般。
    赵国大军并未进城,十数万在城外驻扎,不由得齐都百姓不感惊慌。
    昭乐命人召燕于琴进宫,宫人到燕于琴府上时,他正在同一众门客饮酒唱歌,见宫人前来也不起身相迎,只笑道:“文大人呢?他怎么不来?”
    如今文知礼已升任太史之职,再不干来他府上传话的差事了,因此,燕于琴也少了见到文知礼的机会。
    来传话的宫人哪知道文知礼与燕于琴这宛若欢喜冤家一般的关系?正在为燕于琴的无礼而生气,冷言冷语便抛了过去:“文大人身处太史要位,传唤燕先生入宫这等小事还需劳文大人尊驾么?小的来办足矣。”
    “足矣……”燕于琴捏着手中的酒杯,眯着眼看了看,而后一口饮尽杯中酒。他笑着站起身,与身旁门客交待一声后,便随着那宫人进了宫。
    齐宫梧桐初萌碧色,燕于琴走在梧桐树下记起一年前,齐宫门口的马车上坐着他的文师弟。他走进大殿,跪在殿中,抬起头,映入眼中的是他的师兄师弟,还有那可望而不可及的文太史。
    昭乐抬抬手:“燕师兄请起!”
    此时殿上的人倒是齐整的很,魏慈明、昭乐、以及当年六侍童,今日都到齐了。
    昭乐道:“各位师兄今日想必都看到赵军的阵仗了?”
    燕于琴笑笑:“我一介草民,从何得观?”
    “从何得观?只怕赵军尚未落脚,你府上门客便已将赵军行军之阵画好送到你桌上了。”文知礼死死盯着燕于琴的眼睛,生怕遗漏他一丝情绪。
    燕于琴最受不得文知礼这样,冷冷淡淡地回他一句:“是又如何?”
    眼见这两个又要吵起来,昭乐连忙抬手制止,不让文知礼再说话,沉声道:“各位师兄今日得见赵军阵仗,不知心中有何想法?”
    当齐宫之内诸人各抒己见之时,赵军驻扎于齐都之外的消息辗转传到了楚国。
    楚政这时候才明白了自己的愚蠢,提着刀大发雷霆。他想不到,他心心念念想着的昭乐,竟是如此无情之人。
    也好,你既无情我便休!
    ☆、第二十六章 痴情总被无情负 (2356字)
    天牢中的阴寒与外面初春的天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    已被关在天牢里多年的齐王姜白望着天牢中那仅有的一扇小窗,外面的蓝天白云,茵茵鲜花,悠悠碧草,都已与他毫无干系。他与外界的接触,除了这扇小窗,便是前来送饭的老狱卒了。
    他听老狱卒说起外面的事,天下的事。
    他听老狱卒说起齐国的事,老狱卒说:“你那儿子比你能干些,却也是个软蛋!”
    姜白很想反驳老狱卒的话,然而他有什么立场呢?他从未见过长大后的昭乐,更不知道昭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,难道就凭当日魏慈明曾说过的语言,便以其来反驳么?那只会惹人发笑罢了……
    更何况,他身为阶下囚,又能说什么呢?
    姜白每天就这样,看着窗外相隔甚远无法触及的风景,听着狱卒或褒或贬的谈论着天下大事。
    日复一日,不曾有过更改,姜白靠在天牢的墙壁上,反复思索着自己多年来的所作所为,唯有懦弱无能可用作评说自己往年所为。
    他听着牢外传来的脚步声,这样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不是老狱卒能够发出的。脚步声渐近,随后又响起纷乱的脚步声,似是追随着那第一个进来的人而来。
    终于要死了么?
    姜白撑着墙壁,露出一丝无力的苦笑,纵然他曾想过就此死了,却总舍不下。
    舍不下的太多,唯有苟延残喘地活在楚国的天牢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