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路 > 其他类型 > 殿下,陛下喊您回家 > 殿下,陛下喊您回家_78
    他一边嗅着空气中的馨香,一边想着管相去世前的场景。师傅临去前曾留给他几句话,管相也一样。
    管相是在深夜去世的,他没有来得及前去见管相最后一面。
    听说当天夜里,一直病着的管相忽然精神起来,命人送笔墨过来,待管相写完那封奏议后,便倒在了床边,气息奄奄地留下了最后一句话:“请乞求殿下将我尸身焚化,骨灰洒到粮仓之外,让我能永远看到我大齐昌盛!”
    管相最后的奏议上写着的话很简单,只有两句……
    第一句是:仓禀足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。
    第二句是:情字祸国,魏慈明不可用!殿下切记!切记!
    最后的那两个切记,管相写得尤为用力,倾尽了他所有的力气。
    昭乐想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管相,又想起多年以来对自己淳淳教导的师傅,无可奈何地瞥了瞥嘴。他想,我又不是僧侣灵童,无法启用鬼神之力,比起已经死了的管相,我也只能用师傅了。
    “殿下。”这一次前来超度管相亡灵的正是元孝公子,他走到昭乐与他一同观看火势。
    昭乐的目光停留在火堆上:“哥哥,外公这一死,与我亲厚之人便又少了一个了。”
    元孝垂着头,盯着自己的指尖:“殿下节哀,生死有命,谁也无法阻挡……将亡者安放于内心,将其教诲付诸行动,则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。”
    “哥哥说的是。”昭乐扭过头对元孝淡淡一笑。“是昭乐失行了。”
    “殿下伤心也是人之常情,况且只是在我面前算不得失行。”元孝往昭乐身边靠了靠,声音越来越轻。“楚国李斯已潜入赵王别宫之中,想来不日便会有大事发生。”
    昭乐皱起了眉头:“别宫?赵王肯把长安君送出赵宫了么?”
    “是,大约是半月前送往别宫的。”
    “半月前?”昭乐已经猜到了赵灵宫这样做的原因,可是他不明白这个时候对楚政出手又有什么好处。“战祸方平,赵王到底想做什么?”
    元孝道:“不管是我手下的神女,还是弦高方面都没有消息带回。只知道赵王悄悄将长安君送往别宫后,曾多次派人送一些极为奢华的用品往别宫之中,除此之外,则是忙于国事,再无任何动作。”
    “他这是在告诉李斯长安君不在宫中了。李斯呢?李斯那边除了潜入别宫,可还有什么动作?”
    元孝想了想,道:“这些日子来李斯一直眠花宿柳,并未有何特殊之处,只是前些日子一直跟着他的那条大狗突然不见了。”
    “那只狗不见了?大概多久以前的事情?”
    “大约十天了。”
    听完元孝的话,昭乐叹了口气:“这样算来,楚政大概也该知道这件事了。”
    元孝没有再说话,悄悄离开昭乐身边回到了念经的僧群之中。方才他与昭乐两人的交流,在身后百姓以及百姓中混着的奸细看来,只是一个僧人前来征求殿下的意见,简直再平常不过。即便是身后的官员知道这名僧人曾是宫里的元孝公子,却也并未察觉出他们之间的特别之处。
    葬礼结束的时候已经濒近日落,昭乐回到宫中后命人唤来了燕于琴等五位同门,将日间元孝告知给他的事情讲给五人听。
    伍齐射一如往常的首当其冲:“这个时候如果赵国与楚国开战,对赵国来说并没有任何好处!赵王为何要这样做!”
    “他已经养了长安君那么长时间,没有理由现在不想养着他了!”王彩御颇为不理解地摇摇头。“况且他将长安君单独送往别宫岂不是花销更大?”
    王彩御的话让其余五人都感到哭笑不得,何九畴笑道:“王师弟说的在理。”
    昭乐抬抬手,示意大家不要再笑,转过头问燕于琴道:“燕师兄门客众多,可听到了别的消息?”
    “并未收到消息。不知文师弟对此事有何见解?”燕于琴抬头望着文知礼,语调温柔。
    文知礼道:“倘若有人予赵国以重利的话,他此刻与楚国开战便并非全无好处了。”
    “文师兄是说吴国与赵国结盟了?”
    ☆、第九章 随雪花一同消逝 (3821字)
    渌水宫中,寒梅初绽。在枯枝衰草中尤欣欣向荣的梅花,令昭乐不禁感叹:世人常说,荣枯不可一处存,可是最朴实自然的花草却可以荣枯共存,这究竟是因为神灵的力量已臻化境,还是人的见识太过短浅?
    华夫人身边伺候的侍女来到院中:“殿下,夫人请您进去呢。”
    昭乐点了点头,跟在侍女身后往屋里去。
    华夫人正等在那里,她朝昭乐招招手,慈爱地抚摸着他的头,递给他一块糕饼:“快吃吧,这是刚刚做好的,吃完了你就十九岁了。”
    当他接过华夫人递过来的糕饼后,心中突然一紧,十九岁,他已十八年没有见过生母。
    “殿下?”华夫人见他拿着糕饼发愣,温柔地唤他。
    听到华夫人的呼唤,昭乐抬起头,对华夫人绽出了一个颇为稚气的笑:“这糕饼可是母亲亲手做的?只有母亲亲手做给我吃的,才能作数!”
    面对他装出来的稚气笑容和情不由衷地撒娇,华夫人感到心疼,伸出手摸摸他的头:“自然是母亲亲手做的,我儿一年一次的大日子母亲怎会偷懒?快吃了吧,一会儿还要去看奏议呢。”
    昭乐咬下一块糕饼,哀哀地叹气撒娇:“母亲只会把我往外赶。”
    “我儿……”华夫人忽然抱住他的头,凄凄地叫着。“昭乐,我的好孩子……”
    被华夫人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,昭乐刚咬下的那块糕饼卡在了嗓子眼儿,啊啊的下不去。
    见太子殿下被夫人吓得噎着,旁边伺候的宫人侍女们想笑又不敢笑,连忙奉上水。
    直喝了几大口才缓和过来,昭乐由于被噎到,憋得眼圈儿都红了,一脸不解地望着华夫人。平日里万人景仰的昭乐太子,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个惹人怜爱的孩子。
    华夫人本是想到昭乐承担太多心里难过,才会突然抱住他,哪知道会惹发后面这些事端?这会儿也是不尴不尬的,心里明明哀伤,却又忍不住想笑。“殿下可好了些?方才是我鲁莽了。”
    昭乐又喝了一大口水:“无碍的。”
    守门的宫人跑进来禀告:“殿下,您宫里派人来请您过去,说是楚王送了贺礼来。”
    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遣退宫人后,昭乐向着华夫人行了一礼。“母亲,昭乐告辞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