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路 > 科幻未来 > 斗鬼 > 01
    「………。」我拖着腮、转着笔,无语的盯着坐在我身旁的神秘转学生,完全无心听课。
    直到下课,
    我依然死盯着他。
    「………。」他不语。
    我相信他其实一直都有感觉到我正死盯着他不放。
    只是他始终选择沉默。
    他很神秘。
    他独来独往,极少与人接触。
    即使有人主动接近他,他也只是冷漠以对。
    而我目前对他唯一的了解,
    就只有-他的名字叫做日天染。
    「……喂。」最后,我还是停止了转笔的动作,转而用笔尾去搓他。
    「别吵我。」而他只是丢了这三个字给我,没有任何一点意愿想理我。
    看吧,我说过即使有人主动接近,他也是冷漠以对的。
    而且不但冷漠以对,回的话甚至机车到让人有想扁他的衝动。
    「你是什么来歷?」我完全不想介意他的冷漠,只是逕自的发问。
    我会这么问当然不是没理由。
    哪可能会有人无缘无故去问一个转学生这么莫名奇妙的问题?
    又不是神经病。
    事实上,几天前,我似乎不小心得知了一件事。
    一件有关于他身份的事。
    几天前…,
    「喂,听说学校的那片池塘有个传说耶。」班上的某个人正与自己的友人谈论着某个传说。
    「啥?什么传说?」
    「听说,曾经有人半夜进入学校,我也不晓得那个人到底干麻在半夜进入校园。只是,当他经过那片池塘时,却突地被里头的东西给拖进去了。而那明明只是个水浅的可以见底的池塘,但他却被拖入那片池塘中,并且完全被淹没在里头。从此,他成了失踪者。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池塘里甚至也完全找不到他的尸体。」
    「真的假的?我倒想看看池塘中的东西是什么。还有这传说的真实性。」
    「那今晚来看看如何?」
    「好啊,就这么说定。」
    他们似乎对这种传说很有兴趣,兴奋的嚷着当晚一定要来验证那传说的真实性。
    「别随意验证传说的真假,不会有好下场。」而他,日天染,以一种刚睡醒的姿态,冷漠的目光望向他们,并朝着他们说道,声音没有任何起伏。
    显然,他是听到了这两个人的对话才醒的。
    又或者应该说,他根本没有很深入睡眠。
    「你一个转学生话这么多做什么?关你什么事啊?」
    「……别后悔。」他不以为然的耸耸肩,丢了这么一句别后悔,并在嘴角扯上一抹冷笑,冷漠的目光坚定的盯着他们几秒,然后才移开他那冷漠到令人不寒而慄的目光。
    接着,
    夜晚来临,而那两个不怕死的学生果真出现于校园中。
    而我,也出现在校园里。
    因为直觉告诉我,日天染也一定会出现。
    今天他说的话,让我感到很好奇。
    因此我才会出现在这边。
    然后,我看见那两个不怕死的大剌剌的往传说的池塘走去。
    接着,我看见了令我瞠目结舌的画面。
    我亲眼瞧见从池塘里伸出的两隻手,以一种快到无法形容的速度,将那两个不怕死的拖了进去。
    而他们就像传说中所形容的,被那水浅的可以见底的池塘渐渐的淹没。
    「哇啊啊──!救命、救命啊!」他们两个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异口同声。
    然后,就在他们已经被拖入了半个身子时,池塘边出现了另一抹人影。
    我很确定那是个人。
    因为他有正常人该有的影子,
    最重要的,他是──日天染。
    而池塘中的东西发现了有新的猎物,当然也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。
    立即又出现一隻手,朝着日天染抓去。
    但他似乎豪不畏惧,只是站在原地轻挑着眉,以一贯的冷漠目光盯着池塘中的手,似乎是在等它来抓他。
    在我还来不及喊出『日天染!快闪啊!』这句话之前,他再度使我瞠目结舌。
    手的速度很快,但他却比那隻手还要快。
    他迅速的从身上抽出一张不知道哪儿来的符,一隻手拿着符,而另一隻手则在符咒上隔空画着我根本完全看不懂的东西,嘴里念念有词,接着他将符咒准确的丢向那隻朝着他抓去的手。
    电光石火间,那隻手被炸了开来。
    「………。」然后,他毫发无伤的站在原地,冷漠的目光移向那两个不怕死的傢伙。
    「日、日天染?!你会法术?你是驱鬼师?快、快救救我们!」而他们立即向他求救。
    「………凭什么。」他丢回了一句肯定句,断绝了他们反驳的机会。
    「我们不是同班同学吗?而且你刚好是驱鬼师,拜託你救救我们!」
    「………我早就警告过你们。」他又丢回了一句肯定句。
    「拜、拜託你!求求你救救我们!我们再也不敢了!求求你!」
    「………。」他不语,只是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。
    而他那一贯的冷漠目光却一直盯着那两个人,没有移开过。
    「对不起!我们当初不该不听你的劝告,甚至怪你多管间事的!求求你救救我们!」眼看着他们就快要完全被淹没,他们赶紧再度求救。
    「………受到教训没?」他再度轻挑起眉,冷漠目光始终如一,声音也一如往常没有任何起伏。
    「受到了、受到了!拜託你救救我们!」
    「………。」他不语,但再度快速的抽出一张符,快速的隔空画着我完全看不懂的东西,嘴里一样念念有词,接着快速的将符咒往池塘里头丢去。
    接着在我还来不及看清楚以前,池塘已经发出
    【蹦】──!
    这么大一声的爆炸声。
    水花四溅,而那两个不怕死的也在瞬间得到解脱。
    赶紧死命的爬出池塘。
    「日天染,谢谢你!谢谢你!」他们脸上流着因恐惧而掉下的眼泪,感激的向他道谢。
    「………还没结束。」他说道,冷漠的目光当然也没有从池塘中移开。
    「什么?!」他们错愕,露出一脸惊恐,赶紧躲到了日天染身后。
    「………出来。」他冷漠的目光直直盯着池塘,说道。
    「我、我们?」那两个不怕死的以为日天染是在叫他们从他身后出来。
    「………,你们闭嘴。」他的目光没有从那片池塘中移开,但此时这句话是针对他身后的他们的。
    如果不是情况危急,我猜他恐怕很想回头白那两个白目几眼。
    「对、对不起!」顿了一会儿,总算明白日天染说的不是他们以后,乖乖的闭上了嘴。
    「………我叫你滚出来。」他那冷漠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移开,但语气及声音却变的比以往冷漠。
    「………不出来?是要我直接进去跟你谈?」等了好一下子的沉默,最后他再度开了口,而我确确实实看见了从他那冷漠的目光及神情上闪过一丝的不耐烦。
    然而,他的这句话果然奏效了。
    池塘的水开始蠢蠢欲动,接着,我再一次的,瞠目结舌。
    知道那里头爬出了什么东西吗?
    噢,我的老天,居然真的爬出了一个披头散发、连接在身体上的四肢以诡异姿势现身的人、妖。
    是的,我很肯定那是个人妖。
    因为他确确实实是个男人,但他却以女人的外貌现身。
    <b>『你……,是谁…?为何多管间事…?』</b>接着,我清楚的听见了从池塘中爬出的他口中发出的男人声音。
    「………驱鬼师。」而他简简单单三个字,就将问题丢了回去,完全不想回大太多。
    <b>『……少管间事!』</b>
    「………驱鬼是我的职责,如果你今天没有出来危害人间,我也不必浪费时间跟你斗。」
    <b>『你不明白我生前是怎么被对待的,就不要管那么多!』</b>
    「我当然不可能明白你生前如何被对待。因为我不是你。」
    <b>『那你就别管间事……!』</b>
    「再强调一次,驱鬼是我的职责。你留恋人间就已经很不应该了,还出来危害人间,就别怪我让你挫骨扬灰。」
    <b>『……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!』</b>
    池塘里的怪物这样对日天染说,
    而下一秒,我清楚的看见了日天染的脸上扬起一丝冷笑。
    「………。」他没有回答,只是掛着脸上的冷笑等着对方出手。
    然后,我看见从池塘中爬出的那隻怪物迅速的衝向日天染。
    而这次,
    日天染并没有抽出任何符咒。
    他只是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。
    接着,我看见在那个怪物即将击中日天染的那一剎那,
    怪物前方的日天染身子突地渐渐消失,然后,我愣的更彻底了。
    猜猜我看见了什么?
    我居然看见在怪物前方的日天染渐渐消失的期间,
    怪物后方出现了另一个日天染。
    是我的幻觉还是我在做梦?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………?
    怪物扑了个空,而他身后的日天染嘴角上的冷笑更明显了。
    「………你,中招了。」他在嘴角掛上更明显的冷笑,声音极小的在怪物耳边说道。
    小到只有那个怪物听的见。
    连我都是不小心读出唇语才知道他对怪物说了什么的。
    接着,那个怪物连惨叫都来不及,便消失无踪。
    「幻、幻术……?」我目瞪口呆的看完这一切,小声的问着自己。
    然后,不晓得过了多久,我仍然愣在原地,反应不过来。
    「喂。快滚回家,从头看到尾,没被波及已经不错了,还继续站着,不要命了是不是。不怕待会又跑出下一隻?」接着,一道声音突地从我身后响起。
    「日、日天染?」而我不出意料之外的被吓到。
    他、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
    而且还知道我从头看到尾?!
    「我说的不够清楚?还是你真的很想看到下一隻的出现?」
    「谁、谁想啊!」真是个王八蛋。
    「那就滚回家。」
    「………哼!」回家就回家,有什么了不起呀!
    「喂。慢着。」正当我转身准备离去时,他却又突然叫住我。
    「干嘛!」而我因为对他的机车语言不怎么高兴,因此口气欠佳。
    「………。」而他则沉默,但却将两个东西递给我。
    「这啥?」我瞬间瞪大双眼,简直楞了。
    他拿这些给我干麻?
    「符跟平安符。」他简洁的回答。
    「废话!我当然知道这是符跟平安符啊。我是问给我这些要干麻?」我白了他一眼,说道。
    「你的体质,吸引了不少不洁之物『黏』在你身上。你难道长期以来都没感觉身体有什么不舒服或是一些诡异现象?」
    「………没、没有啊。」我再度的目瞪口呆。
    「………符,回家烧成符水喝下去。平安符,随时带着,别让它离开你。」他没有再多说,只是交代完以后,便转身离去。
    「啥、啥啊……?」不、不会吧……?不洁之物……?黏、黏在我身上?!
    「啊。」他走到一半,突地像是想到了什么淡淡的啊了一声,接着回过头对我说道:「你也差不多快看得见了。」语毕,他没有留给我发问的机会,便瀟洒的直接转身离去。
    「啊!?」他说什么?快看得见了?快看得见什么东西?
    该不会、是『那个』吧……?!
    老天,不会吧……?